彝族祖先阿普笃慕的传说

发表于 2010-1-15 11:01 |

彝族祖先阿普笃慕的传说

 

——根据彝文古籍《洪水泛滥》整理

李增华

 

彝族人类繁衍生息的神话传说有很多种,这些传说大都与洪水泛滥有关,彝文古籍《矣逮木拉都》翻译成汉语意为《水淹到天庭》,洪水后人类的繁衍生息有《木筒传人种》、《小船传人种》、《葫芦传人种》等神话传说。

 

从悠远的古代到今天,人类历经了独眼人、圆眼人和横眼人。在洪水泛滥前,人类历经了独眼人、圆眼人共三十五世,独眼人与圆眼人都只长有一只眼,独眼人长一只三角眼,圆眼人长一只椭圆形竖眼,故圆眼人亦称为竖眼人,皆长于鼻梁之上。独眼人和圆眼人处于野蛮时代,当时的人们横蛮无理,不祀天地,不敬祖先,吃肉不贡天,饮酒不敬地,偷盗拐骗,尽行不法之事。各种恶行劣迹激起天地神祇的愤怒,于是天降十年大旱之灾,“鼠年不起云,牛年不生雷,虎年不下雨,兔年不涨水,蛇年水昂贵,龙年水枯绝,马年不插秧,羊年生虫害,猴年粮绝收,鸡年米昂贵,一升卖三钱,一斗银三两,儿哭没食喂”。其状之惨、让人不忍目睹,其情可悯,让人同情。然而,独眼人和圆眼人并未以此为鉴,依然我行我素,不思悔改。

于是,天君策格兹召来地君黑朵范、水神龙塔叽商议,决定先派遣三仙童下到世间考察人心,然后再降洪灾惩罚世间人类。三仙童骑着飞龙马下到世间后,首先来到东方之地的一个富人家里,这一家人用金子做柱子、银子做屋瓦、绸缎做地毯,而三仙童以天君策格的坐骑脱了骨节、断了翅膀,只有人的肉才能连骨节,只有用人的血方能治好伤为借口讨要人血和人肉。东方富人家回答:“我们喝美酒,我们吃好肉,身穿绸子衣,绿缎做地毯,金银满箱柜,不是天恩赐。别说人的肉,人屎不给你;别说人的血,人尿不给你。”

三仙童听了这些话,思量了一番,骑着飞龙马继续往前走,来到了南方之地的富人家里,这一家人银子装满罐,牲畜满厩圈。三仙童以前番借口向这富人家讨要人肉和人血。南方富人家回答:“别说人的血,人毛不给你;别说人的肉,污垢不给你。”

天庭三仙童接着来到西方和北方两个富人家里,继续以前番借口讨要人血和人肉,得到的都是与东方、南方两富人一样的回答。三仙童在东南西北四地四个富人家没有讨要到人血和人肉,思量着返回天庭时,在一个“崖高接天地,赤土连石崖”的偏僻地方遇到了一个正在挖地的干瘦老人,他就是阿普笃慕,阿普笃慕生于圆眼人种三十五世,因他生来有两眼而被当世之人视为世间的怪物,阿普笃慕即横眼人,今世之人类第一人。

三仙童见到阿普笃慕,就对他说:“老人家,我们肚子实在饿极了,有没有一些冷饭让我们充充饿?”

阿普笃慕回答:“家中虽没有冷饭,但还有几升米,回家我煮给你们吃。”于是,阿普笃慕领着三仙童回到了他家里。

回到家里后,阿普笃慕正要生火煮饭,三仙童对阿普笃慕说:“老人家,我们好久没有吃过肉了,你有没有一点残存的肉给我们尝尝味呀?”

阿普笃回答道:“我没有什么残存的肉了,但还有一只半大的小母鸡,我宰了给你们吃。”阿普笃慕就这样把家中仅有那只半大小水鸡宰了招待天庭三仙童。

饭熟了,三仙童又对阿普笃慕说:“老人家,现在有肉有饭了,可我们好久没喝过酒了,有没有一点残余的酒给我们解解馋呀?”

阿普笃慕答道:“我是穷人家,没有什么好酒,只有刚刚捂了三天的一小坛白酒,我取来给你们喝。”

三仙童喝完酒、吃饱饭后,对阿普笃说:“我们是天上神仙,你是世间人,天君策格兹的坐骑脱了骨节、断了翅膀,只有用人肉才能连骨节,只有用人血才能治好伤,我们来到世间是向人类讨要人血和人肉的。”

阿普笃慕对三仙童说:“请把你们腰间的小匕首、发髻上的簪子取下来给我,我割小腿肉、戳手指尖血送给你们。”

到了这时候,三仙童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心人,就实话对阿普笃慕说:“我们来到世间,不是真的向人类讨要人血和人肉的,是天君策格兹派来考察人心善恶的,不久的将来,要天降洪水惩罚世间人类,只有好心人才能躲过这场灾难。”

于是,三仙童就送给阿普笃慕一颗神葫芦种子,并告诉阿普笃慕:“到了春天就将神葫芦种种下去,到夏天给它搭棚子,秋天就会结葫芦。”说完便返回天庭去了。

三仙童回到天庭,便把到世间所遭遇的情形报告了天君策格兹、地君黑朵范和水神龙塔叽三个大神仙。并报告说:“世间的人类中有一个叫阿普笃慕的老人家,有道德知礼节,有一副金子般的好心肠,应该让他生存下来,我们给了他一粒神葫芦种子。”

天君策格兹听后下旨说:“这样的人应该让他生存下去,你们再下去世间看看,神葫芦种种下去没有,帮助他躲过这场灾难。”

三仙童又来到世间看阿普笃慕,催促他赶快种下葫芦种,并嘱咐他说:“春天和夏天你精心看管葫芦苗,到了秋天,葫芦藤上会结出神葫芦,并一天天长成有屯篓一般大。洪水来临时,你就把葫芦心挖掉,躲进葫芦里,用蜂蜡把葫芦口封好。”三仙童交待完又返回天庭去了。

到了秋天,神葫芦果然长成了屯篓一般大,阿普笃慕按照三仙童的嘱咐做好了应对洪水的一切准备。阿普笃慕是个好心人,他看着世间即将面临洪水大灾难于心不忍,就把洪水即将来临的消息告诉了所有的人们。

于是,世间的人类,有金子的打造金柜子,有银子的打造银柜子,有铜的做柜子,有铁的做铁柜子,有铅的做铅柜子,有锡的做锡柜子,都纷纷想方设法躲避洪水灾难。

洪水终于来了,天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,雨点有鸡蛋般大,雨丝有纤绳般大,连续下了七天七夜。富人们躲进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铅、锡柜子里面,穷人阿普笃慕只能躲进神葫芦里。洪水越来越大,一直漫到天庭大门边,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铅、锡柜子全部沉没于水底。只有阿普笃慕的神葫芦随波逐流漂到天上。

洪水过后,天君策格兹下旨,白天要九个太阳、夜晚要八个月亮齐出,七天七夜照耀水面,以此消退洪水。洪水消退后,会动的剩下了蝌蚪,会游的剩下了黄鱼,会飞的剩下了野鸭,会钻的剩下了黄鳝,会行走的剩下了阿普笃慕。

洪水消退时,阿普笃慕躲避洪水的神葫芦从天上慢慢落下来,挡在一棵马樱花树杈间,马樱花旁边生长有两丛野竹和一丛尖刀草。天庭三仙童把这情况报告给天君策格兹,策格兹派天上的神鹰把神葫芦轻轻地叼起来放在地上。阿普笃慕在神葫芦里听不到洪水的声音,就掰开粘糊葫芦口的蜂蜡,打开葫芦口钻了出来。阿普笃慕放眼望去,大地上千日行程地,没有一户人家,百日行程地,没有一个人影,门前无狗吠,路旁无鸡鸣,灶里无火种。阿普笃慕看着这凄惨悲凉的景象,心里想:“独树能生长,独泉会喷涌,孤人不成家,独人怎生存?”越想越伤心,不禁悲哀哭泣起来,白昼哭到夜,夜哭到天明。

天庭三仙童在天庭听到阿普笃慕的哭泣声,就从天上来到世间,笑嘻嘻地询问阿普笃慕:“阿普笃慕,你为啥哭呀?”

阿普笃慕回答说:“三位仙童呀,洪水过后,世间就剩下我一人,饥饿无食物,寒冷无火烤,我去世以后,世间人类就可能灭绝,因为这些事情才哭的。”

三仙童了解这些情况后,立即返回并报告了天君策格兹。天君策格兹召来太阳神女儿、月亮神女儿和星云神女儿3个仙女,下旨道:“你们下凡到人间,去嫁给阿普笃慕。”

于是,三仙童念领着三仙女来到了世间阿普笃慕住处。三位仙女看着阿普笃慕满头白发如霜雪,额头皱纹如梯田,嘴唇如瓶口,身子似木桩,两手似竹竿,两脚似谷扒,一身破烂衣裳,一副穷困潦倒、瘦弱的老人样,心里实在不愿嫁给阿普笃慕,说:“这样的老头,我们怎能嫁给他为妻!”就返回天庭去了。

三仙童急忙返回天庭,摘来三株神药树的三片叶子,用一片洗阿普笃慕的头和脸,一片洗阿普笃慕的身子,一片洗阿普笃慕的四肢。才过一会儿,阿普笃慕就象换了一个人,变成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。

三仙童又招三仙女来到世间,看见阿普笃慕变成了一个年轻人,满头黑发黑黝黝,身穿绸缎漂亮衣,眼如星辰亮闪闪,耳戴金环闪金光,肤色如三月桃树花,笑口一张见白牙,手腕上戴金镯子,双脚穿着绿革履。天庭三仙女看到阿普笃慕这样英俊潇洒的模样,喜喜欢欢地下嫁给了阿普笃慕,做了他的妻子。

从此,阿普笃慕和三仙女白天出门同劳作,夜晚回家同床而眠,恩恩爱爱过起了幸福快乐的日子。可是,过一年多仍不见一个妻子怀孕,阿普笃慕心里着急起来,就到原先躲避洪水泛滥的神葫芦里,点香叩头,向天祷告祈求赐给予子女。

从那以后,阿普笃慕的三个妻子各生育两个儿子,共六个儿子,即慕雅切、慕雅考、慕雅热、慕雅卧、慕克克、慕齐齐。 后来,六个儿子发展成古代彝族武、乍、糯、恒、布、默六大部落,并随着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统一体的解体,由原居住地逐步向滇、川、黔、桂四省区分迁,这就是“六祖分支”。阿普笃慕与他的六个儿子被尊奉为各地彝族的祖先。



峨山县人民政府 ( 滇ICP备07500970号 )

GMT+8, 2018-2-22 11:14 , Processed in 0.04531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主办:中共峨山县委 峨山县人民政府     承办:峨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

返回顶部